選擇字號: 特大     
選擇背景顏色:

正文 13 茉莉花開茉莉香(13)

本章節來自于 珍重待春風 http://www.fyhddo.live/385/385199/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她微顫顫的眼睛還是無限憂愁,只是現在這憂愁是因為他而起。她的唇輕掀合動,仿佛在安慰他、鼓勵他,一定不要亂,一定不要被人擺布牽著鼻子走。

    上官云澈馬上冷靜下來,他想起自己決定從松島離開時發過的誓言,要自己決定自己的未來,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傻瓜,你這樣看著我做什么?”他突然伸出手,柔情地輕輕撫摸茉莉的臉頰,“別怕,他就是胡說八道。”

    茉莉心跳如雷,不知如何是好。云澈已經俯身過來抱了抱她,他的臉貼在她的臉皮上,涼冰冰的。她的整個人除了臉都涼冰冰的,結結巴巴地說:“云……云官,不要吵架……好不好?”

    他做戲,她也做戲。

    “好。”上官云澈安撫著用嘴唇在她耳邊低喃,扭過頭對著肖勁鋒輕蔑一笑,嘴巴刻毒地說:“肖勁鋒,我就當你是只喪家狗在吠。”

    這話不可謂之不重,而且難聽。

    ”這話可是向你學的,怎么去優雅的刻薄人,不帶一個臟字。”上官云澈欣賞著肖勁鋒微變的臉,端起桌上的紅酒杯輕搖著:”我大哥是辦大事的人,運籌帷幄,決勝千里。他和大嫂伉儷情深,如影隨形。我敬愛我的大哥,永遠佩服和仰望他。而你——就是嫉妒他,憎恨他,他擁有你永遠也無法企及的東西。”

    ”哈哈,哈哈!”肖勁鋒大笑著,語氣發抖,完全沒有剛才的氣定神閑,“你說,我嫉妒他什么?他有什么好值得我嫉妒的?”

    當然有。

    上官云澈冷笑著從透明玻璃杯后看肖勁鋒虛張聲勢的樣子,沒有把話說出來。

    “茉莉,別理他,我們吃飯。”他放下紅酒杯招呼茉莉繼續吃飯。

    劍拔弩張的氣氛下,誰哪里有心情吃飯,茉莉坐著沒動。

    “快吃啊,這里的牛排很美味。”他笑著把冷牛排切好,一塊接一塊的大快朵頤。優雅拿起餐巾擦拭嘴角,迷人的對茉莉強調:”真的很美味。”

    不要這樣子,好不好?這樣,真的讓人很心痛。茉莉難過地不忍看下去。

    上官云澈太可憐,面對肖勁鋒,他一直在隱忍、在回避。寧愿跳樓也不愿面對,他是害怕面對,害怕親情決裂的創口,害怕面對親人的針鋒相對。所以他回避,真是像孩子,兩難的選擇就企圖永遠不去選擇。

    “云官,小心,噎著。”

    茉莉輕輕低語一句,換來他會心的一笑,”好。”

    她也笑了,重新拿起刀叉切起眼前的豬排。

    冷的豬扒硬得像鐵,茉莉第一次使西式刀叉,費力極了。

    ”我幫你。”上官云澈紳士地端過茉莉面前的盤子,利落的切割開。

    ”謝謝。”茉莉羞澀的道謝。

    ”為女士服務是我的榮幸。”

    他們完全當肖勁鋒是不存在的存在,旁若無人的聊天談情,比先時氣氛不曉得親密多少倍。因為這種親密,上官云澈對肖勁鋒惡感都降低下來,至少理智能控制脾氣。

    肖勁鋒再站著也是自討沒趣,尷尬地拿起桌上的帽子,他從上到下再次打量了茉莉一次,半伏下身體,小聲道:”陶茉莉小姐,我記住你了。”

    茉莉的手僵在半空中,肖勁鋒的眼仁灰蒙蒙的,瘆人。

    肖勁鋒不等茉莉回話,直起身子,轉頭朝上官云澈道:”云澈,你不是怕了我才要辭職的吧?”

    肖勁鋒,誰會怕喪家之犬啊!

    上官云澈隱忍著不說話,知道一說話就中他的下懷,氣得眉毛直打架。

    自古君王深諳:請將不如激將。

    肖勁鋒嘴角浮起一絲得意,”上官家自古沒有孬種。從軍就要做將軍,從政就要做大官,從商便是大財閥。男人不怕失敗,就怕半途而廢。你是上官家的好男兒,就要努力上游。其實你是繡花枕頭,還是真才實干,不妨在我手下歷練歷練?你怕我什么?我又不吃人。上官博彥我也容得下他,何況你是我的——弟弟。”他停頓一下,輕柔的問:”云澈啊,你是不是怕受我影響,怕發現上官博彥根本不是你想象中的大哥?身正不怕影子斜,他是什么樣的人,難道憑我幾句話就改變了嗎?那且不是笑話嗎?”

    上官云澈剛想反駁,肖勁風已經把帽子戴到頭上,準備離開:”我知道你不會答應,白白浪費這么好的機會。我舉薦你是為國儲才,舉賢不避親。不是因為你是誰,叫什么名字。如果你那么想,就太看得起上官家這個姓氏,太看輕自己。那么你和那些膏粱紈绔子弟也沒分別。你的辭呈我現在就批準。”

    肖勁鋒不容上官云澈說話,說完,立馬走人!

    嘴是兩張皮,上也說下也說,事還是那回事,效果完全不一樣。外交部十年可不是白混,肖勁鋒以退為進,步步為營。

    上官云澈剛才壓下去的火立馬又被他撩起來,燒得比原來還旺,他緊緊攥著餐刀,眼睛冒火。他的樣子像要吃人一樣……

    茉莉害怕地拉住他的手,“云官——”

    他不等茉莉說話,猛地站起來,用力拉開包廂房門朝肖勁鋒的方向追了出去。

    “砰!”包廂房門摔得震動,茉莉在座位上嚇得彈站起來。她腦子一片混亂,好半天,目光才從房門移到桌上的殘羹冷炙上。

    “啊?刀!”茉莉赫然發現,上官云澈餐碟旁的餐刀不見了。她的心慌慌直跳,來不及細想就推門出去,她的身體比腦子反應更快。

    包廂外是長長走廊,暗紅的地板發出瑩亮的光,兩旁有數盞電燈,光線柔和,并不是刺眼的明亮。有幾個飯店客人從茉莉身邊經過,他們小聲交談,生怕打攪別人,走廊遠處有一個西崽正端著擺滿食物的托盤走來,他迎面正巧和穿著白色西裝的上官云澈撞個滿懷,碗碟杯盞頓時在地板上四濺開花。茉莉捂住臉,從指縫中看見西崽忙不迭道歉,上官云澈理都沒理越過他徑直朝樓梯口走去。

    ”云官!”

    他沒回頭。

    ”上官云澈!”她又喊一嗓子,他仍沒有停下腳步。

    茉莉朝他的方向跑去,剛跑幾步,便停下來。經過一天的忙碌,她的腳開始充血腫大。腳趾頭在狹小皮鞋中壓得生疼,走一步血管就像要爆掉。三寸高跟鞋,走一步扭三下,跑起來隨時會摔倒,真真是苦役。

    歪歪扭扭跑了幾米,眼看他的背影就要消失在樓梯,再顧不了那么多,她咬牙拔下皮鞋,赤腳飛奔起來。

    腳趾貼著冰冷的地板,腳底心涼颼颼的觸感傳來。她追著他的背影,心里卻像揣著一盤火花,什么都來不及多想。

    光線越來越強,一樓大廳的歡歌笑語、輕歌曼舞聽得越來越清楚。圓弧型寬闊樓梯下是衣香鬢影的達官貴人在交談、歌舞。肖勁鋒正被某個官員纏住,在大廳出口處說著什么,上官云澈健步如飛,離他只有十米余遠的距離,他的手從懷里——

    茉莉拼盡全力叫道:”云澈!”

    她叫得實在太大聲,凄婉的聲音甚至蓋過靡靡音樂。

    大廳里的所有人都回過頭看她。

    一位狼狽不堪的妙齡女子,赤裸雙足無力地靠在二樓樓梯扶手上,表情凄楚,痛苦的大喊上官云澈的名字。

    這場景,委實令人浮想聯翩。

    打量完茉莉,大家又掉轉目光去看她剛剛叫住的男人——上官云澈。

    他同樣專注驚愕地看著樓梯上的她。

    她搖搖欲墜,清澈的眸子透亮發光,好像全世界唯有他一個人。茉莉搖晃一下向樓梯墜去,人群發出驚叫。

    ”茉莉——”

    他飛奔上樓,接著她搖曳的柔軟身體。

    ”茉莉。”

    他的手還沒碰到她,她便更快一步捉住他的手,而另一只手捉住他西服內衣夾層口袋,硬邦邦長條形的物件——是那把餐刀。

    ”茉莉。”企圖全被她看穿,他有點心虛。

    ”你怎么可以這樣?這樣可以!”她憤怒地責備他,眼淚”唰”地流下來,心痛他居然選擇這樣一條路。他銜著金湯匙而生,過去錦衣玉食,未來有大好前程。第一次見他,他就在笑,笑得比春天更美。她喜歡看他笑著,像孩子,沒有煩惱。

    她生得命不好,所以吃苦,而他,不應該——

    面對茉莉突如其來的眼淚,上官云澈怔然,他這一輩子有很多女人用各式各樣的方法來征服他。他也看過許多女人的淚水,但那些女人都是為她們自己或是為他的財富地位而哭。只有茉莉,凌亂著頭發,赤裸著流血雙腳在他面前為他的魯莽不珍惜自己痛哭。

    ”茉莉,你為什么哭?”他輕嘆的問,像夢囈。伸手撫去她的淚水,想承諾答應她的一切要求。

    我哭什么?

    茉莉的淚更多:“你太傻……”

    上官云澈淺淺輕笑,心升起來一絲甜蜜的、感動的涓流,他想告訴茉莉,他才不傻,一點也不。但沒有機會了,茉莉的腿越來越軟,軟成一截一截的海綿支撐不了任何重量。

    今天經歷的事情比她幾年過的生活都要豐富,她的腦子負荷不了重擔,強行把她拖入黑暗。

    ———————————— (天津小說網http://www.fyhddo.live)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谷雨白鷺的小說珍重待春風僅代表作家本人的觀點,不代表網站立場,內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請聯系我們進行刪除處理!
珍重待春風最新章節珍重待春風全文閱讀珍重待春風5200珍重待春風無彈窗內容來源于互聯網或由網友上傳。版權歸作者谷雨白鷺所有。如果您發現有任何侵犯您版權的情況,請聯系我們,我們將支付稿酬或者刪除。謝謝!
天津小說網
江西快3走势图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