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字號: 特大     
選擇背景顏色:

正文 第二百五十三章 不愧朝廷不負人情

本章節來自于 殘明霸業 http://www.fyhddo.live/442/442773/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秦良玉這么問天浪,除了有一份尊重,天浪認為也不乏她有考教自己的意味在里面,便是施施然說道:

    “根據錦衣衛的諜報,沅州守軍只不過是孔有德那三個賊頭在湖廣地界臨時征集的一群烏合之眾,基本沒有打過仗,若要破城,相信損失百余名士卒,便可攻克。

    如果能潤物無聲的派遣一彪人馬在敵人毫無察覺大開城門時偷襲,則是幾乎可以做到零傷亡。

    但上柱國剛剛也提到了,這場仗是首戰,既是首戰,便最好能達到震懾湖廣境內其余城池守軍的作用,以期日后其余城池可以傳檄而定。

    要想震懾,首戰便最好能做到全殲,動作還要干凈利落。

    可是強攻之下,沅州守軍軍心不穩,棄城逃散是最為可能的,而這樣我們便可以在沅州以東,在他們逃命的退路上預設伏兵,打他們的埋伏。

    也許這樣下來,我軍連百人的傷亡也達不到,這大概是中策,至于上策,朕還是想聽上柱國的戰法。

    實不相瞞,朕一直很好奇,在類似的地形之下,不算對張獻忠、羅汝才的那種截殺戰,僅是存粹意義的進攻,上柱國便曾在播州和重慶兩戰中做到過單騎破連城,朕心中一直百思不解上柱國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秦良玉會心一笑,目光似乎飄向了遠方記憶的虛空,隨后緩緩開口道:

    “萬歲若讓為臣如今單騎破一座城,為臣怕是已經力所不逮了。

    可萬歲若還是讓為臣單騎破數城,面對這種戰力的守軍,為臣應該還是能夠做得到。”

    秦良玉的回答便讓天浪不理解了,為什么破一座城做不到,而破幾座城卻能做到呢?

    秦良玉也沒在天浪面前賣關子,很快便接著說:“永寧奢崇明叛亂,臣并沒有如同傳說中那樣在重慶一帶單騎破連城。

    不過當年臣打播州楊應龍,確實僥幸接連破了幾座城池,不過那也是楊應龍輕視了四川巡撫李化龍,以為他不懂用兵,以為這樣的李巡撫才會剛剛安營下來后便忙不迭一定要大擺延宴,楊應龍便打算來一次偷襲。

    萬歲既然已經知曉,楊應龍的女婿馬千駟是為臣的叔,楊應龍便想利用這層關系,讓我們誤以為他不會把我們當做第一目標,畢竟我們還是姻親呢。

    于是他便要打我們一個毫無防備,討個便宜去。

    而李化龍要在軍中擺宴,我們當時身為他的部將也無法窺視巡撫大人的真實目的。

    亦或許胸有經緯的李巡撫也是在考驗我們的忠誠。

    事后才知道,臣當時也被巡撫大人的陣給迷惑了。

    可剛聽說李巡撫要大擺延延時,臣和夫君確實也緊張的很。

    臣和夫君擔心巡撫大人,同樣也不相信戰場之上,姻親的關系可以讓想要問鼎皇權的敵人對我倆手下留情。

    于是只好自己多留心防備,便是臣帶著五百押運糧秣的‘鳳’字營,于我軍大營外設下埋伏來守株待兔。

    不巧楊應龍的計劃還真是如此,被我們猜中了,只是當他帶兵闖入大營之后,才發覺是中了埋伏。

    對他來說,那根本就是一場鴻門宴,只是悔之晚矣。

    我與夫君的伏兵炸起,趁其不備一通掩殺,賊兵驚慌失措,那領兵而來的楊朝棟豈有不敗之理?

    至于此后連破七城,說來也很簡單,便是不把楊朝棟的賊兵殺光,主要是不去砍楊朝棟的首級,而只是在他身后追而不殺。

    若非如此,那楊朝棟豈能逃脫掉為臣和夫君的鐵騎窮追猛打?

    我們一路追著楊朝棟,而楊朝棟作為楊應龍之子,所逃到每一處城池,守將哪有不給他開城的道理?”

    天浪點了點頭,說道:“楊朝棟沒有死在上柱國與馬將軍手中,也算是你夫妻二人手下留情了。”

    天浪也理解秦良玉和馬千乘的苦衷,楊朝棟據說最后是突圍逃跑了,不過也就是早死晚死的事兒。

    可若是秦良玉不想放他,他難道能逃得掉?

    見秦良玉不動聲色,卻是欲言又止,天浪忙解釋道:“播州之戰,上柱國有心放楊朝棟一馬,也是人之常情。

    兩軍陣前,身為國之武將,你們擊敗了楊朝棟;另一方面因為與楊家為姻親,所以不忍心殺了楊朝棟,于情于理也無可指摘。

    兩種行為放在一處,可以說上柱國是即不愧朝廷,也不負人情。

    換做是朕,大概也會這么做的。”

    “萬歲真的這么想?”秦良玉看向天浪,似乎此前的她并不確信天浪口花花所謂的理解她的話,而這一句,她雖反問,卻是由衷地信了。

    天浪接著說:“大義滅親,說的便是個‘義’字。

    不忍親手殺掉親人,又是一個‘情’字。

    倘若上柱國是個無情無義的,又何來的數十年戎馬征戰,為國盡忠?

    何來剛剛上柱國的那句‘國雖無道,至死不變’的誓言呢?

    朕當然這么想。”

    秦良玉聽到天浪如此說,反而有些悵然,淡淡的憂傷不再埋于心底,顫聲開口道:

    “只是苦了我的夫君,那一日斬首馬千駟的法場之上,他抱著親弟弟的頭顱,仰望蒼天,不知他日有何顏面面見離世的父母。

    低頭看去,親人因一場婚姻,就此喪命,不能說是冤枉,只能說這便是千駟的命運啊,也是千乘的悲苦。”

    戰鼓聲雖緩,卻是延綿不絕,兩萬余金戈鐵馬立于危城之下,不說是戰,僅僅看到石柱軍秦良玉和錦衣衛親軍的旗號,便是讓城頭守軍兩腿不住地發抖了。

    城頭守軍連旗幟都咧咧歪歪,更別說是人了,秦良玉的鬢邊被清風吹拂起幾絲斑白,歲月的滄桑落在她的臉上痕跡顯然與她的實際年齡不太相符,她不見老,可卻還是老了,所以她剛剛才說,自己無法單騎破一城。

    她望向城頭對天浪說:“萬歲是否真的想看為臣匹馬單槍去破城?”

    天浪搖頭說:“不必了吧,朕雖然向往著此生能和上柱國一起單騎破關,可是這的沅州城,怎能讓上柱國單騎涉險呢?

    那還要我等這些子后輩何用?

    何況”0 (天津小說網http://www.fyhddo.live)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天漄行知的小說殘明霸業僅代表作家本人的觀點,不代表網站立場,內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請聯系我們進行刪除處理!
殘明霸業最新章節殘明霸業全文閱讀殘明霸業5200殘明霸業無彈窗內容來源于互聯網或由網友上傳。版權歸作者天漄行知所有。如果您發現有任何侵犯您版權的情況,請聯系我們,我們將支付稿酬或者刪除。謝謝!
天津小說網
江西快3走势图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