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字號: 特大     
選擇背景顏色:

正文 含笑不刺雙鴛鴦(九)

本章節來自于 雙世債 http://www.fyhddo.live/471/471266/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皇上!不行啊!哪里都找不到!”

    “皇宮里都找個遍了,都沒有小皇子的影子。”

    “皇城里的百姓也沒有人看到過有抱著小孩的可疑人物。”

    “就連在皇宮里的侍衛也沒有看到過有可疑人走過。”

    幾個影衛和御林軍統領戰戰兢兢地跪在御書房的門口,頭幾乎就要磕在了地面上,完全不敢抬眼去看皇上的表情。

    “廢物!你們這群廢物!”夏淵將手中的奏折往幾人的面前一丟,“這都幾天了?還沒有找到!皇宮里怎么養了你們這一群廢物!”

    “請皇上恕罪!”

    “找!再給我去找,找遍整個夏王朝都得給我找到泠兒!咳咳”也不知是不是情緒太過于激動的原因,夏淵忽然有一瞬間感覺自己的胸口一悶,有些喘不上氣來,緊接著的是胸口越來越強烈的疼痛感。幾乎壓得他說不出話來。

    “皇上!您這是怎么了!”跪著的幾人猛然一抬頭,卻看見夏淵是一副痛苦不堪的模樣,有些不知所措。

    “朕朕”許久沒有過這樣感覺的夏淵一時間記不起來自己之前是因為什么才會變得這樣。

    “喂,你快去喊太醫啊!”其中一個影衛用手肘拄了拄另一個影衛的胳膊。

    “啊!好,我現在就去找太醫!皇上您可要堅持住啊!”那影衛慌忙從地上爬了起來,快速地消失在了御書房外。

    就在同時,溫喃的聲音從御書房外傳了進來,“皇上,我給您帶了午膳過來,我們一起皇上您這是怎么了!”

    溫喃趕忙將食盒放在了一旁的地上,繞過這幾個還跪在地上的影衛,將夏淵從書桌上扶了起來。

    夏淵就似脫力了一般,只要溫喃稍稍松了點力,他就立刻又軟倒在了地上,幾乎就像完全失去了意識一樣。溫喃見他又一次捂住了胸口,心中忽然有了一種不好地預感。

    “莫不是”

    溫喃喊來了一個影衛,讓他幫著自己將夏淵扶到了書架后的軟榻上,隨后對剩余的影衛說道“你在這里保護好皇上。”

    “是!皇后娘娘。”

    說完,溫喃趕忙跑出了御書房。

    不在,哪里都不在!

    “姐姐!你在里面嗎!”溫喃猛地推開寢宮中的那扇小門。

    本以為鴛鴦會安靜躺在床榻上的溫喃,此刻看見的卻只有一整個空蕩蕩的房間,被褥被疊的整整齊齊放在床上,屋子的主人顯然已經離開了許久。

    “姐姐不在怪不得,怪不得皇上會那么痛苦。”溫喃靠著墻直接在地上坐了下來,忽然回想起當時從柳河鎮回來的時候,因為太過于擔心夏泠,匆匆忙忙地回了皇城,以至于完全忘記了他們去溫泉山莊的時候分明是三個人,而趕回皇城的時候就只是她和夏淵兩個人,他們將鴛鴦忘在了柳府之中。

    “不行,得趕緊去把姐姐找回來!不然皇上不知又該忍受這樣的痛苦多久了。”

    溫喃從地上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沾染的灰塵,快步地走出了寢宮。

    “秦親衛!您在里面嗎?”找了許久之后,溫喃這才找到秦漢在皇宮中暫住的這個小院子。

    “皇后娘娘?您找我有什么事嗎?”秦漢疑惑地打開了房門,有些不太明天為何是溫喃來找自己。

    “秦親衛,您能帶我去一下柳河鎮嗎?”

    “柳河鎮?您去柳河鎮作甚?”

    “有些要事要辦。”

    “若是有什么事的話,您讓我們這些下人去便是了,又何必要自己去呢?”

    “這件事說來話長,我和皇上必須要有一個人親自去,可皇上現在身子并不是很舒服,所以就來麻煩您帶我去了。”

    “那行吧,我先為您去備車,請您在屋子里稍作休息。”秦漢將溫喃請進了屋子中,自己則是披上了一件衣服,走了出去。

    “麻煩您了。”

    “師父,您說他們真的會發現我不在嗎?”鴛鴦蹲在地上替褚槐分揀開藥材,又將那些已經曬干了的藥材重新翻了一面,繼續晾在太陽下。

    “我就不信他們兩個人會不見面。”褚槐騰了一個柜子出來,將所有的藥材一股腦地倒了進去,“這么久過去了,蠱毒也該重新發作了,不過我現在更加擔心的是皇后娘娘身上的六毒蠱會不會發作。”

    “師父您為什么總是要那么在意阿喃身上的六毒蠱?”

    “之前不是跟你說過了嗎?我并不會解六毒蠱的蠱毒,只是碰巧壓抑住了而已,若是蠱毒發作了,那我對皇上說的謊,不就直接被戳破了?”

    “說得也是。”

    “況且,皇后娘娘可是我能不能順利離開皇城的籌碼。也不知道小包子有沒有平安到淮花谷啊。恕大師也不給我來個信什么的。”

    “小包子?您說的是泠兒?這又是什么奇怪的稱呼?您又亂起名字。”鴛鴦鄙夷地看著褚槐。

    “哪里奇怪了?哪里亂起了?你難道不覺得很貼切嗎?泠兒白白嫩嫩的,臉又像包子一樣圓圓的。”

    “被您這么一說,好像確實是有點像包子啊。”鴛鴦回想了一下夏泠的模樣,似乎確實如褚槐說的一般。

    “好想再見見小包子啊”

    “師父,您現在的表情好像一個流氓啊。”鴛鴦忍不住笑出聲。

    “喂!有你這么說自己師父的嗎?”

    不知為何,看不見溫喃的日子似乎要過得比之前快樂了許多,若是現在還有機會讓她選擇,她說不定還會猶豫一下要不要干脆去淮花谷幫著煉藥算了,但是看不見夏淵的夜晚又是那么得難熬。

    “褚谷主,外頭來了人。”莊主只從院子外露出了半個身子,小聲地對褚槐喊著,“其中有一個人的武功極高,應該是宮里的人,您要小心著千萬別被他聽了去有些話。”

    “多謝莊主提醒,我會注意的。”

    說完,莊主又將身子縮了回去,腳步聲消失在了褚槐的可聽范圍內。

    “看樣子是來接你回去的。”褚槐笑著對鴛鴦說道,“他們終于發現你不見了,來的應該是皇后娘娘,皇上現在應該已經疼得不行了。”

    “我知道,現在小淵身上的子蠱只要離開我幾日之后,見過一次溫喃,就算她離著小淵再遠,也會發作。”鴛鴦拍了拍手中的藥屑,站了起來。

    “好了,既然是來找你的,那繼續讓你待在我這里也不好,你就先回房間去吧。”

    “好,那師父,我們之后皇城再見吧?”

    “嗯,快去吧。”褚槐朝著鴛鴦擺了擺手,做出一副巴不得她快些走的敷衍模樣。

    鴛鴦才剛走回院子沒多久,就聽見外頭傳來一陣騷動,聲音越來越響,幾乎已經可以聽清他們的對話。

    “皇妃娘娘?小的也不知道皇妃娘娘還住在院子里啊小的還以為她已經跟著您們一起過去了。”說話的正是莊主,他微胖的身軀走起路來還帶著些喘氣。

    “都怪我當時太過于心急了,實在是擔心小皇子的安危,這才不小心將姐姐留在了這里。”

    說什么不小心,分明就是故意不讓小淵想起還有一個我在這里,把我帶到這里的是你,把我留在這里的也是你,以前怎么沒有發現我有一個這么狐貍精的妹妹?鴛鴦坐在房間里也聽得真切,不由得在心中暗罵著。

    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鴛鴦竟莫名地覺得自己的耳朵好像變得靈敏了許多,就好像是師父所說的習武之人一般靈敏,雖然不似褚槐那般,但也算是稍稍超過了常人。

    就像是現在這樣,明明他們離著自己還有些距離,但是已經可以清楚地聽清他們在說些什么。

    也許是因為七生蠱的原因吧,她總覺得她的身體在緩緩地發生改變。

    “姐姐!”溫喃見門沒有上鎖,便直接推了開,朝著鴛鴦所坐著的位置直接撲了過去。

    “娘娘?您怎么來了?”即便自己已經知道了溫喃來時的用意,但還是要裝成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樣,微笑地問道。

    “姐姐,跟我一起回皇宮吧!皇上需要你。”

    “怎么?皇上的病又發作了嗎?”

    “皇上現在疼得厲害,就算是我離著他再遠,也是無濟于事,姐姐,你快救救皇上吧!現在只有你可以救皇上了。”溫喃的眼眶泛紅,似乎下一刻就會哭出來。

    “娘娘您先別著急。”鴛鴦將溫喃從自己的懷中扶了起來,說實話,看著溫喃現在的這張臉,鴛鴦真想直接就把她從門外扔出去,但是理智告訴她,現在還不能這么做,她必須要忍,“我跟您回去便是了,娘娘您也別太過擔心了,皇上很快就會好起來的。”

    “太好了姐姐,你愿意跟我回去,來的時候我還擔心,你會不會生我們的氣了,然后就不愿意去救皇上了。”

    “怎么會呢,他可是皇上啊,我怎么會生你們的氣呢?”鴛鴦僵硬地揚起嘴角,做出了一個自己都覺得不太行的笑容,盡量讓自己說話的語調聽起來溫柔一點。

    “那可就太好了!姐姐,您快跟我回去吧,別再等了!”溫喃又揚起了充滿精氣神的微笑,拉著鴛鴦就往外面走。

    走過秦漢身邊的時候,他驚訝的眼神在鴛鴦的身上停留了許久。

    他們所謂皇上新納的那位西域巫女怎么會是皇上從前的這位小青梅? (天津小說網http://www.fyhddo.live)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鳶鳶想吃糖的小說雙世債僅代表作家本人的觀點,不代表網站立場,內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請聯系我們進行刪除處理!
雙世債最新章節雙世債全文閱讀雙世債5200雙世債無彈窗內容來源于互聯網或由網友上傳。版權歸作者鳶鳶想吃糖所有。如果您發現有任何侵犯您版權的情況,請聯系我們,我們將支付稿酬或者刪除。謝謝!
天津小說網
江西快3走势图今天 知乎 效果图赚钱 同乐彩安卓 139彩票网首页 冲话费可以赚钱吗 彩票大赢家游戏 梦幻西游手游70级赚钱 财神捕鱼安卓版 2018的魔域还能赚钱吗 pc蛋蛋外围坐庄赚钱吗 18年有什么赚钱的好项目 不限制ip的赚钱软件 火山小视频能不能赚钱 2019年商业赚钱模式图 超级会赚钱的星座 业务员租房子能赚钱吗 利用网络做什么赚钱多